生活百匯

米果:抱歉!關於我們對中華隊的殘忍與剝削

Emily



一直以來,我們對於臺灣棒球的剝削,尤其是情感層面的不理智,已經到了集體發病的程度,病況持續惡化中,特別是對中華隊,更是殘忍。

我們,對,就是我們。包括官員、地方首長、民意代表、媒體、名嘴、組頭以及靠非法簽賭維生的相關從業員、那些利誘或脅迫球員打放水球之黑手等等,當然,還包括國際賽才會短暫來相會的一日球迷,以及屢屢被假球擊倒卻不離不棄的死忠球迷

們把各自面對的無力與挫敗,一併丟給棒球來逆轉,對於棒球,我們有太多美好的期待,太多自私的投射,每當臺灣陷入政治經濟社會皆束手無策的瓶頸,或面臨天 災人禍的集體沮喪時,剛好都會有那麼一場球賽,適時伸出手,把我們從低潮的懸崖邊拉回來。可能是世界盃、奧運、亞運、洲際杯、八搶三、亞洲職棒大賽;可能 是陳金鋒在天母球場振臂拉弓的適時一擊,可能是陳鏞基在東京巨蛋的滿貫砲,或是以前叫羅國輝現在叫高國輝在台中洲際棒球場的開轟,甚至,大師兄林智勝在亞 運踩著燒肉粽的加油歌節奏奔回本壘……那些記憶中,關於逆轉的激情,提前扣倒對手的熱血,永不放棄的英雄淚水,總會激勵我們,怕輸,就不會贏。

是,對於棒球,我們也有過於錯亂的邏輯,一方面嚴厲計較球員的操守,一方面卻縱容組頭出來選民意代表;有人一邊上網非法簽賭,一邊嘲笑認真看球的人是笨 蛋;檢調可以沖入球員宿舍或賽前休息室逮人,就算不起訴也還不了球員清白;未審先判變成高道德標準的金箍咒,多少一再喊冤的球員,即使事後證明無罪,也永 遠回不了球場。

還有,一旦披上中華隊戰袍,好像就沒有輸的餘地,不管政府或相關單位給的經費夠不夠,人員配置齊不齊全,情蒐、防護等後援 部隊堅不堅強,為了奪冠,為了贏球,為了國家榮譽,職棒球員必須長年征戰打不同層級的比賽,比賽分級的觀念變成面子之爭的犧牲品。別國的代表隊有高額保險 當後盾,我們只能購買阿公阿嬤旅行團相同等級的旅遊平安險;別國的國手受傷,不但有保險給付給球員還另外支付賠償給職業母隊,我們的國手受傷,斷送職 業生涯,球團老闆只能認賠,因為那叫做為國犧牲

國際賽戰績好的時候,總統搶著要握手,地方首長搶著卡位沾光,民意代表硬闖球場說他們需要公關票做選民服務,球迷眉開眼笑大叫中華隊,我愛你!

戰績不好的時候,尤其敗給中國隊的奧運與經典賽,返抵國門遭到嗆聲輸球還拿獎金太可恥,於是相關政府部門開始畫大餅、拯救國球變成A4的紙上作業,振興棒球計畫喊久了難免疲軟,仿佛狼來了

中華隊贏球的時候,那些平日談藝人緋聞與政治人物八卦的名嘴,刹那間轉型成為喜愛棒球、熱愛棒球、沒有棒球就會吃不下飯、睡不著覺、甚至會活不下去的棒球癡棒球狂

中華隊輸球的時候,即使平日是討論外星人的專家,也可以把中華隊掃到外太空,仿佛教練球員都是沒用的傢伙。

喔,對了,不管中華隊輸球或贏球,平常對體育新聞非常生疏的有線電視新聞SNG連線記者們,就會開始面對鏡頭語無倫次胡說八道。

贏球的時候,媒體跟球迷就說是教練團的神奇調度;輸球的時候,就說教練團根本荒腔走板,是腦殘廢柴。

中職會長黃鎮台轉述棒壇前輩的一段話:贏了,什麼問題都有答案;輸了,什麼答案都有問題

對,我們,就是我們,應該學習把棒球還給棒球,應該把合理的制度與友善的環境還給中華隊,應該把加油聲築成教練選手背後的強韌靠山,要把輸贏當作人生起落必須一併吞下去的男子漢對決。還有,官員開球,長官致詞,也應該適可而止了。

們不應該只在中華隊風光的時候才短暫跑來取暖,我們更不應該在中華隊失落的時候,拚命挖苦揶揄,把他們打在地上還踹好幾腳。我們有義務讓棒球比賽呈現該有 的公平公正,就好像高志綱捍衛本壘板一樣。大企業該跳進來支援職棒,讓球員的待遇合理,而政府官員該做的事情,就是把那些利誘或威脅球員打放水球的敗類通 通抓起來,那才是讓人民快樂看球、球員安心打球的福祉啊!

長年以來,我們對中華隊的剝削與殘忍,總該說一聲抱歉了,還有,辛苦了,中華隊!

然,我們必須委屈在Chinese Taipei的奧會模式底下,雖然國旗歌很好聽但別人都是唱國歌,雖然球迷對於中華隊或是臺灣隊的說法也常常爭論不休,但是,在臺灣舉辦國際賽的球場看臺 上,各色加油棒看起來多麼美麗,我們從中華隊身上找到最大公約數,那不是很動人嗎?只要我們夠強夠認真,打出一場一場讓人尊敬的熱血戰役,Taiwan 然就成為全世界記住的名字啊!


轉載:【獨立評論@天下】米果:抱歉!關於我們對中華隊的殘忍與剝削2013/3/6


| 2013-03-06 13:59:09
0 unlike | like 2
第一頁 上一頁 1 下一頁 最後頁